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才是贵女 > 第 100 章

第 10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宁华四年,大齐大破突厥,大军直入中间地带,突厥送白银黄金数不胜数,又割城池三座,并表示从此依附大齐而生。皇帝沈攸宁大胜而归,班师回朝。只是他没有一路和军队慢条斯理的回来,而是就带了几个亲兵,独自快马赶回来。       进宫的时候守门的都吓了一跳,连忙跪下喊万岁。可是即使是这样,到底还是晚了一些。佩佩已经开始生产了。       他身上都是灰啊尘的,整个人都灰扑扑的。屋子里头已经挤了不少人了,他刚跑到门口来,众人都吓了一跳,连连请安。他还喘着粗气,“皇后,皇后如何了?”       沈静好是被留在外面的,她红着眼睛扑过来,“哥哥你终于回来了。佩佩进去了好一会儿了,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好怕。”她话音刚落就听见里面一声尖叫,明明就是佩佩的,沈静好原本是扑在沈攸宁的怀里,她明显感觉到沈攸宁整个人一僵,然后就微微颤起来,他话都说的不清楚了,指了指里头,又看了看好好,“刚刚,刚刚那声是佩佩叫的。”       似乎只要沈静好点了头他就能发疯似得。他其实要的也不是答案,只在一旁兜圈子,沈静好看不下去就拉他,“哥哥你去边上换一身衣服洗一个脸吧,不然等一下佩佩生下了孩子你也不能抱呢。”       沈攸宁第一个反应就是要拒绝了,可是想了想却还是去了。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他就跑回来了,脸上都还是水珠,就拉着沈静好问,“怎么样怎么样?”       沈静好拿了帕子给他擦,“你不要急,生孩子要好一会儿呢。这才一会儿呢。”       然后就又听见佩佩的尖叫声,然后就是赵氏的声音,“佩佩,佩佩你深呼吸。”沈攸宁几乎是要疯掉了,他往前走了两步,就要推门进去,边上的人连忙都拦住他,“陛下不可,产房这种地儿男人可不得进去。”       沈攸宁一把把她们都推开,“放肆,皇后娘娘在里头呢,朕怎么就不能进了。”沈静好原本有心拦,可是这个时候佩佩又喊了一声,她也一下眼圈都红了,哪里还想要拦他,连连说,“哥哥咱们快进去吧,佩佩,佩佩到底是怎么了?”       沈静好嫁过去四年,却仍旧无所出,在一般人家已经是大事了,只是在齐家不同。因为齐秉文当初是答应过莫嫣然的,在沈静好十八岁前不能怀孕生子。沈静好原本觉得这也就是小事,不用理会。可是偏在这件事上莫嫣然十分坚持,她是如何都不能让自己的女儿还是在她眼中未成年的状态就生孩子的。       齐秉文不是独子也不是长子,他前头有兄长,兄长又早有嫡子,所以他的父母一早就知道莫嫣然的吩咐,倒也没说什么,也说不急在一时。       沈攸宁推了她一下,“你留在外头,就我自己进去。”       “为什么?我也要进去看看佩佩。”沈攸宁皱了眉,“你一个还没生过孩子的姑娘进去做什么?没得吓着你,听话就留在外头。”在沈攸宁眼里,沈静好就算是嫁过去多少年了,都还是流着口水拉着他的袖摆叫他哥哥的孩子,所以她就算嫁给齐秉文这么久了,他还是张嘴就是你是个姑娘的。       沈静好正要反驳,沈攸宁已经闪身进去了,还不忘记把门也关上。里头的人还不知道他已经回来了,见到他都吓了一跳,连产婆都要跪下来行礼,沈攸宁,“给朕行什么礼?还不好好照看皇后娘娘。”       此刻的佩佩大概是最憔悴的时候了,头发披散的,脸上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的,糊满了一张脸,就是眼睛都红的厉害,沈攸宁心疼的眼睛也一下就红了,他上前去抱住她的头亲了亲她的额头,“佩佩,佩佩我回来了。你不要怕。”       她一下就哭出声来,不压抑的不克制的,伏在他的怀里一直哭。沈攸宁自然是知道这半年来京里发生了那么多事,她一个怀着孕的,脾气本来就娇娇的,爱发火的,只是他留着她一个人在京里,即便是有颜家帮扶着她,可是她向来硬气,又是一国之后的身份,等闲什么事都不会叫别人来帮她,坚强的自己处理那些事。又怀着孕,怕是孕吐什么的也难受的很,可是他都没能陪在她的身边。他的眼泪也掉下来,不断亲她的头发,“不要怕,佩佩,我回来了。会好的。”       她哭的没有力气,又是低低的叫,“东君哥哥,我疼。我好疼。”       稳婆蹲在后头,“娘娘,娘娘您慢慢的吸气,慢慢的吐气。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把力气都用完了,还好一会儿呢。”       沈攸宁连忙劝,“佩佩你慢慢的来,不要紧张……怎么办,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应该一直陪着你的,应该一直陪着你的。”       正说完,那稳婆就抽了一口气,“陛下……”她说话声音极为不稳,已经跪了下来,“陛下,奴婢,奴婢……”       “有什么你就说,还在这里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奴婢看到了小皇子的脚。”说完就跪在地上开始哭了,屋子里静了一静,佩佩和沈攸宁自然是不理解什么叫看到小皇子的脚的,只有赵氏噗通一声就坐在了地上,颤着声音问,“你说什么?孩子的脚?怎么会先看到孩子的脚呢?你可是看错了?”       那稳婆也是哭道,“奴婢不敢……只是原本太医并未诊出有胎位不正之相,刚才奴婢的的确确是看到孩子的脚在外头的。如今可如何是好啊……”       沈攸宁的声音几乎是挤出来的,“师母……脚在外头,是何意?”       赵氏遮着脸,声音含糊不清,“孩子出生,从来都是头在外头先出来的,脚看到了,这是难产之象。”沈攸宁如遭雷劈,他重重的喘了两口气,“难产?怎么会难产?白诚呢?还不把白诚给朕叫来?朕命他照看皇后娘娘的胎,怎么给朕照看出难产来了?”       他又到佩佩边上去亲亲她,“佩佩你不要怕,一定会有法子的。咱们不要怕啊。”       可是这样的事若是佩佩不知道也就罢了,但凡知道哪里能有不怕的,当时就觉得疼痛加剧了不知多少倍,眼泪流了更凶,一直揪着他的前襟哭的喘不上气来。       那稳婆重新回到位子上,这一下太医还没来她就道,“陛下,娘娘,来不及了……是保大还是保小……”她说话声音极低,这样的话原本是不应该叫产妇听见的,只是事情从急,到底也没有办法。佩佩的哭声一止,她的声音坚定又有力,“你的意思是,如果要保住孩子,我就一定保不住是嘛?”       沈攸宁已经喝道,“放肆,什么保大保小,自然是大小都要。”       到后来,佩佩的意识已经不清楚了,她隐隐约约能听到沈攸宁的哭声,他低哑的声音,“佩佩,我还有太多没有补偿给你,我欠你那么多……”再听到的时候就是他坚定的声音,“保大,保住皇后。”她想告诉他,保住孩子,可是她又舍不得他,她想说既然这样那保住我吧,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只是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再后来,好像又来了什么人,身上好像被扎了针,只是那点疼痛根本都称不上疼痛了。好像做了一个很久的梦,花团锦簇,她能闻到沈攸宁的味道,能感受到他,他好像落泪了,他的泪滴在她的手心,滴在她的心上,她好像摸到了他的脸,温暖的,粗糙的,只是是她熟悉的。       她分明就看到了,他极不熟练的抱着孩子静静的看着她,她一走进他就笑了,原本是两只手抱着的,转成一只手抱着,然后对她伸出了一只手来,“佩佩,我在这里。”       她把手放了上去,他包住了她的手,好像松了一口气似得,“你回来了。”她想说我没去哪儿啊,她看了看四周又想说,这是哪儿啊?       然后就被四周的黑暗所包围了,慢慢的能感觉到眼皮很重,她却有力气来掀开了,屋子里不是太亮,离她床稍远的桌子上点了一盏灯,把这个房间都照的昏暗的很,她身子还很疼,转过去就看到沈攸宁伏在床边,还穿着那日她见到他的衣服,好像是睡着了,可是她才一动他就好像醒来了。猛地睁眼看向她。       她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许是不过几个时辰,也许是已经过去许多天了,她不知道,只是现在感觉都无所谓了。他松了一口气,俯上来摸了摸她的头发,又亲了亲她的额头,“你回来了。佩佩。”他似等待的久了,又好像就一眨眼的功夫。       他眼里有碎光在浮动,隐隐的似有水光。       我一直在这里。       在等着你回来。       带着我全部的爱意和期盼。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到这里就完结了!!!!莫名感动,这本又是历时三个月,前面因为数据不好总是想放弃,可是始终有小天使在这里对我不离不弃。真的谢谢你们,感恩你们。我能坚持下来最要感谢的就是你们,不管是给我提意见还是鼓励我。有缘的话,我们下一本再见。希望那个时候我能发展成更好的自己。       宁华四年,大齐大破突厥,大军直入中间地带,突厥送白银黄金数不胜数,又割城池三座,并表示从此依附大齐而生。皇帝沈攸宁大胜而归,班师回朝。只是他没有一路和军队慢条斯理的回来,而是就带了几个亲兵,独自快马赶回来。       进宫的时候守门的都吓了一跳,连忙跪下喊万岁。可是即使是这样,到底还是晚了一些。佩佩已经开始生产了。       他身上都是灰啊尘的,整个人都灰扑扑的。屋子里头已经挤了不少人了,他刚跑到门口来,众人都吓了一跳,连连请安。他还喘着粗气,“皇后,皇后如何了?”       沈静好是被留在外面的,她红着眼睛扑过来,“哥哥你终于回来了。佩佩进去了好一会儿了,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好怕。”她话音刚落就听见里面一声尖叫,明明就是佩佩的,沈静好原本是扑在沈攸宁的怀里,她明显感觉到沈攸宁整个人一僵,然后就微微颤起来,他话都说的不清楚了,指了指里头,又看了看好好,“刚刚,刚刚那声是佩佩叫的。”       似乎只要沈静好点了头他就能发疯似得。他其实要的也不是答案,只在一旁兜圈子,沈静好看不下去就拉他,“哥哥你去边上换一身衣服洗一个脸吧,不然等一下佩佩生下了孩子你也不能抱呢。”       沈攸宁第一个反应就是要拒绝了,可是想了想却还是去了。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他就跑回来了,脸上都还是水珠,就拉着沈静好问,“怎么样怎么样?”       沈静好拿了帕子给他擦,“你不要急,生孩子要好一会儿呢。这才一会儿呢。”       然后就又听见佩佩的尖叫声,然后就是赵氏的声音,“佩佩,佩佩你深呼吸。”沈攸宁几乎是要疯掉了,他往前走了两步,就要推门进去,边上的人连忙都拦住他,“陛下不可,产房这种地儿男人可不得进去。”       沈攸宁一把把她们都推开,“放肆,皇后娘娘在里头呢,朕怎么就不能进了。”沈静好原本有心拦,可是这个时候佩佩又喊了一声,她也一下眼圈都红了,哪里还想要拦他,连连说,“哥哥咱们快进去吧,佩佩,佩佩到底是怎么了?”       沈静好嫁过去四年,却仍旧无所出,在一般人家已经是大事了,只是在齐家不同。因为齐秉文当初是答应过莫嫣然的,在沈静好十八岁前不能怀孕生子。沈静好原本觉得这也就是小事,不用理会。可是偏在这件事上莫嫣然十分坚持,她是如何都不能让自己的女儿还是在她眼中未成年的状态就生孩子的。       齐秉文不是独子也不是长子,他前头有兄长,兄长又早有嫡子,所以他的父母一早就知道莫嫣然的吩咐,倒也没说什么,也说不急在一时。       沈攸宁推了她一下,“你留在外头,就我自己进去。”       “为什么?我也要进去看看佩佩。”沈攸宁皱了眉,“你一个还没生过孩子的姑娘进去做什么?没得吓着你,听话就留在外头。”在沈攸宁眼里,沈静好就算是嫁过去多少年了,都还是流着口水拉着他的袖摆叫他哥哥的孩子,所以她就算嫁给齐秉文这么久了,他还是张嘴就是你是个姑娘的。       沈静好正要反驳,沈攸宁已经闪身进去了,还不忘记把门也关上。里头的人还不知道他已经回来了,见到他都吓了一跳,连产婆都要跪下来行礼,沈攸宁,“给朕行什么礼?还不好好照看皇后娘娘。”       此刻的佩佩大概是最憔悴的时候了,头发披散的,脸上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的,糊满了一张脸,就是眼睛都红的厉害,沈攸宁心疼的眼睛也一下就红了,他上前去抱住她的头亲了亲她的额头,“佩佩,佩佩我回来了。你不要怕。”       她一下就哭出声来,不压抑的不克制的,伏在他的怀里一直哭。沈攸宁自然是知道这半年来京里发生了那么多事,她一个怀着孕的,脾气本来就娇娇的,爱发火的,只是他留着她一个人在京里,即便是有颜家帮扶着她,可是她向来硬气,又是一国之后的身份,等闲什么事都不会叫别人来帮她,坚强的自己处理那些事。又怀着孕,怕是孕吐什么的也难受的很,可是他都没能陪在她的身边。他的眼泪也掉下来,不断亲她的头发,“不要怕,佩佩,我回来了。会好的。”       她哭的没有力气,又是低低的叫,“东君哥哥,我疼。我好疼。”       稳婆蹲在后头,“娘娘,娘娘您慢慢的吸气,慢慢的吐气。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把力气都用完了,还好一会儿呢。”       沈攸宁连忙劝,“佩佩你慢慢的来,不要紧张……怎么办,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应该一直陪着你的,应该一直陪着你的。”       正说完,那稳婆就抽了一口气,“陛下……”她说话声音极为不稳,已经跪了下来,“陛下,奴婢,奴婢……”       “有什么你就说,还在这里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奴婢看到了小皇子的脚。”说完就跪在地上开始哭了,屋子里静了一静,佩佩和沈攸宁自然是不理解什么叫看到小皇子的脚的,只有赵氏噗通一声就坐在了地上,颤着声音问,“你说什么?孩子的脚?怎么会先看到孩子的脚呢?你可是看错了?”       那稳婆也是哭道,“奴婢不敢……只是原本太医并未诊出有胎位不正之相,刚才奴婢的的确确是看到孩子的脚在外头的。如今可如何是好啊……”       沈攸宁的声音几乎是挤出来的,“师母……脚在外头,是何意?”       赵氏遮着脸,声音含糊不清,“孩子出生,从来都是头在外头先出来的,脚看到了,这是难产之象。”沈攸宁如遭雷劈,他重重的喘了两口气,“难产?怎么会难产?白诚呢?还不把白诚给朕叫来?朕命他照看皇后娘娘的胎,怎么给朕照看出难产来了?”       他又到佩佩边上去亲亲她,“佩佩你不要怕,一定会有法子的。咱们不要怕啊。”       可是这样的事若是佩佩不知道也就罢了,但凡知道哪里能有不怕的,当时就觉得疼痛加剧了不知多少倍,眼泪流了更凶,一直揪着他的前襟哭的喘不上气来。       那稳婆重新回到位子上,这一下太医还没来她就道,“陛下,娘娘,来不及了……是保大还是保小……”她说话声音极低,这样的话原本是不应该叫产妇听见的,只是事情从急,到底也没有办法。佩佩的哭声一止,她的声音坚定又有力,“你的意思是,如果要保住孩子,我就一定保不住是嘛?”       沈攸宁已经喝道,“放肆,什么保大保小,自然是大小都要。”       到后来,佩佩的意识已经不清楚了,她隐隐约约能听到沈攸宁的哭声,他低哑的声音,“佩佩,我还有太多没有补偿给你,我欠你那么多……”再听到的时候就是他坚定的声音,“保大,保住皇后。”她想告诉他,保住孩子,可是她又舍不得他,她想说既然这样那保住我吧,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只是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再后来,好像又来了什么人,身上好像被扎了针,只是那点疼痛根本都称不上疼痛了。好像做了一个很久的梦,花团锦簇,她能闻到沈攸宁的味道,能感受到他,他好像落泪了,他的泪滴在她的手心,滴在她的心上,她好像摸到了他的脸,温暖的,粗糙的,只是是她熟悉的。       她分明就看到了,他极不熟练的抱着孩子静静的看着她,她一走进他就笑了,原本是两只手抱着的,转成一只手抱着,然后对她伸出了一只手来,“佩佩,我在这里。”       她把手放了上去,他包住了她的手,好像松了一口气似得,“你回来了。”她想说我没去哪儿啊,她看了看四周又想说,这是哪儿啊?       然后就被四周的黑暗所包围了,慢慢的能感觉到眼皮很重,她却有力气来掀开了,屋子里不是太亮,离她床稍远的桌子上点了一盏灯,把这个房间都照的昏暗的很,她身子还很疼,转过去就看到沈攸宁伏在床边,还穿着那日她见到他的衣服,好像是睡着了,可是她才一动他就好像醒来了。猛地睁眼看向她。       她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许是不过几个时辰,也许是已经过去许多天了,她不知道,只是现在感觉都无所谓了。他松了一口气,俯上来摸了摸她的头发,又亲了亲她的额头,“你回来了。佩佩。”他似等待的久了,又好像就一眨眼的功夫。       他眼里有碎光在浮动,隐隐的似有水光。       我一直在这里。       在等着你回来。       带着我全部的爱意和期盼。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到这里就完结了!!!!莫名感动,这本又是历时三个月,前面因为数据不好总是想放弃,可是始终有小天使在这里对我不离不弃。真的谢谢你们,感恩你们。我能坚持下来最要感谢的就是你们,不管是给我提意见还是鼓励我。有缘的话,我们下一本再见。希望那个时候我能发展成更好的自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